千赢qy88.vip官网

“加油武汉人”的互助群,都在聊些什么?

2020年1月23日,武汉“封城”。一时间,武汉人不仅出不来,在外的武汉人也难踏上归乡路。

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扩散,一部分带着“武汉”标签的人,在背井离乡的路上陷入“恐鄂”情绪的漩涡――封车锁门、张贴照片、赶出酒店…….

最近,一些“加油武汉人”的互助援助微信群纷纷出现。他们一起接力,为在外的武汉人排忧解难,为家乡武汉加油打气,他们坚信“樱花还会盛开,我们终会摘下口罩相见”。

资料图: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旅客戴口罩出行。中新社记者 贾天勇 摄

樱花还会盛开,我们终会摘下口罩相见

“武汉封城,他们暂时回不来,得让在外的武汉人,有个共同的家。”带着这样的期望,身在武汉的湖南人孙熙,在疫情爆发后不久,发动身边的朋友,陆续建起了“武汉互助群”。

不到10天时间,孙熙和他的朋友们搭建起了超过20个武汉人互助群。按照地域划分,漂流在各个省市甚至国外的武汉人,他们汇聚在群里,或分享疫情信息、或推送当地定点隔离酒店、或接力寻找可能感染的人群。但更重要的是,彼此互相打气鼓劲:

微信聊天截图

分散在各地的武汉人,大家在群里互相提醒彼此,少一些走动,自主隔离接受检查,尽可能把传染减到最小。

微信聊天截图

也有人在群里及时分享物资捐赠的消息,即便没有在武汉,也关注着家乡的情况,为奋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尽一份力。

微信聊天截图

群里的离汉人,尽管未曾谋面,但在互助群里,时常互相鼓劲儿。诚如他们所说:“樱花会再次盛开,过早的人们依旧吃着热干面,我们会摘下口罩,去想去的地方,见想见的人。

尽管互助群里的离汉人都在抱团取暖,但疫情爆发以来,这一路上也同样充满着心酸冷暖。

“我不想让自己的照片贴在公告栏”

现年29岁的刘明,是武汉海南互助群的一员。回想起自己带着全家驾车赶往海南的经历,他仍有很多感慨。

2020年春节前夕,与过去几年一样,刘明一家驱车从老家武汉来到海南琼海,准备在这个温暖的城市过年。不过,这个春节,刘明一家过得并不“温暖”,因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发展,这个来自武汉的一家,成了小区邻里的“另类”。

“坚决不准湖北人入内”、“必须在公告栏张贴武汉人照片”、“封车锁门,公布他们的门牌号”。在刘明入住的琼海某小区业主群里,他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这样的言论。

资料图:民众共同参与预防新型冠状病毒。中新社发 钟欣 摄

“早知道这样,我宁愿一家人待在武汉哪儿也不去。”1月17日,刘明开完单位年会便驾车离开了武汉。“至少在我离开武汉时,城里没有人察觉到一场疫情即将爆发,年会上也没人戴口罩。”

1月19日,刘明照计划驾车来到了湖南,与从武汉来长沙探亲的父母和奶奶汇合,一家4口从长沙南下,1月20日到达琼海。

距离大年三十还有3天,民众感染病毒的消息不断传来。北京出现、广东出现…….所有病毒来源都指向武汉,业主群里,也随之传来邻居询问小区里武汉人入住的情况。刘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很快,刘明停在楼下的鄂A轿车被邻居看见,这从武汉来的一家成为小区群里焦点。在舆论尚未引燃之前,除夕这天,自己心里也“打鼓”的刘明主动前往当地医院检查,并在小区旁的酒店定好了3天房自行隔离。

刘明体检肺部的照片 受访者供图

“一来是为了保证自己确实没生病,二来是为了让小区里其他业主安心。”24日晚,刘明拿到了自己“呼吸道体检情况”的报告,各项指标显示其身体状况一切正常。刘明也随即将报告拍照发送到业主群里,并说明自己暂不回小区居住。

但这份检查报告没能换来邻居的放心。随着疫情的扩大,小区里的紧张氛围愈加浓烈。当刘明3天宾馆订房期满,他再也找不到能接受他的酒店,只能回到小区,而他回家的消息也再度激起了邻居的不满。

“不能让他回来。”刘明说,微信群里的指责理由五花八门。他很想逃出去,但却找不到其他容身之处:“我知道大家恐慌,我也愿意隔离,但我真的找不到其他酒店。”

无家可归的刘明找遍了小区周边的酒店,竟没有一个愿意收留他。

“唯一一家同意我入住的酒店,要求我在没有窗户的房间里隔离14天,期间只能自行叫外卖,不得踏出房门半步。”

但刘明的现实情况不允许他继续14天隔离。此前,刘明的父亲眼睛出了问题,医生叮嘱,要在1月29日带着父亲去医院检查。

刘明体检报告。受访者供图

为了照顾父亲,刘明决定回小区住,为此他向业主群保证,回家后绝不出门,并每天将体温检测情况拍照上传到业主群。

“回来可以,你的家人出来也不许坐电梯,只能走楼梯。微信群里,有邻居提出这样的要求。 “可我家住7楼,奶奶80多岁了,怎么可能爬得动?”一家人很无奈。

实际上,自除夕以后,刘明一家就再没有出过家门,停在楼下的鄂A轿车也早已被小区封锁。

大年初四凌晨,她第一次流落街头

如今,武汉人吴莉还停留在上海,她的女儿林洁虽然留在武汉本地,但却为了母亲的安稳,加入到”武汉―上海互助群”中。

吴莉16日从武汉出发前往澳洲中转上海 受访者供图

1月16日,吴莉从武汉飞往澳大利亚布里斯班,开始为期12天的新春旅程。12天里,因为国内疫情的消息铺天盖地,身在国外的吴莉,时刻心忧家里。

1月27日,她结束行程,在连续乘机10小时后,落地上海。在浦东机场,吴莉接受了近2小时的身体体检,在机场确认她并未感染病毒后,吴莉和同行的武汉朋友走出机场,准备入住女儿此前订好的酒店。

吴莉从澳洲返回上海的机票 受访者供图

但十几个小时的旅途奔波后,吴莉收到女儿的通知,就在刚刚,女儿林洁收到预定酒店的消息:“本酒店不再接收湖北籍客人入住,请前往定点隔离酒店。”

无奈之下,吴莉只能托同在上海生活的一名武汉朋友,在一家熟悉的酒店开了一间房。

但麻烦还没有终止。凌晨3时许,酒店方面接到通知,严查湖北籍客人入住,由于吴莉入住登记的身份证同样来自武汉,她在半夜被酒店赶了出去。“请自行前往定点隔离酒店。”她收到了同样的答案。

林洁知道母亲再次被酒店拒绝后,身在武汉的她立刻致电多家上海定点隔离酒店,但收到的回复却是:“你的母亲不符合入住标准。”

“按照规定,定点隔离酒店只接纳从湖北来沪的旅客,但由于吴莉是从澳大利亚回国,中途未返回湖北,因此无法入住。林洁对这一系列遭遇感到无奈,却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1月28日,农历大年初四,这天凌晨,52岁的吴莉人生第一次“流落街头”。拖着行李和十几个小时旅途的疲倦,她无处可去。

林洁与酒店工作人员聊天截图 受访者供图

“所有回武汉的交通都停了,妈妈没有地方去,在上海也不知道能住在哪里合适。”隔着800余公里,远在武汉的林洁很担心母亲的状况:“她不太会用网络,也不知道她这样的情况应该跟当地什么部门联络沟通。”

为了解决母亲的住宿问题,林洁从28日凌晨4点到夜里11点,打了2次上海疾控中心的电话、5次派出所电话、联系了9家显示“接收湖北籍旅客”的酒店,但均因吴莉并非直接从湖北来到上海,而无法解决入住问题。

29日凌晨,林洁无奈之下终于为母亲找到了一家上海的民宿,并托一位上海当地朋友,用一张上海的身份证为母亲找到了安顿之处。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,她不知道母亲会不会有一天再次“流落街头”。

资料图:武汉某医院内,医护人员在卡纸上写下祝福。李洁 摄

“我相信所有问题都能一步步解决”

1月26日,武汉市长周先旺在新闻发布会上说,因为春节和疫情的影响,有500多万人离开这座城市。刘明和吴莉只是这么多在外武汉人的一个缩影。

即便“隔离病毒,不隔离爱”都成了今年春晚的一句流行语,但显而易见,疫情的严重性让一些人面对湖北人、武汉人,依旧无法摆脱恐慌。而在恐慌情绪里,离汉人们总是在互助群里,互相宽慰,互相加油。

漂流在外的武汉人加入当地互助群

“我们不是瘟疫,我们也是病毒的受害者,我们绝不想把危险带给任何人。刘明说,邻居们的恐慌他很能理解,但他很无奈这样的遭遇。

实际上,疫情爆发之后,最先意识到严重性的,是刘明的母亲。“我们刚到海南,一家人就买了3支体温计。”而检测体温,也是刘明母亲提出的建议。

据刘明介绍,母亲是一名主任医师,17年前,曾冲在抗击非典的最前线,因此得知病毒扩散后,母亲很快就有了警觉。

“即便是我一个人住在酒店,妈妈也会让我每天量体温,并要求拍照发到小区群里。”大年初三,刘明回到家后,除了每天接受物业和当地疾控中心的身体检查,刘明一家人也会自觉每隔两小时测一次体温。

“四个人互相监督,妈妈负责记录,我们每测一次体温,就给大家汇报一次。”

资料图:进入医院的患者及家属接受体温检测。 戴荣 摄

1月28日,武汉市委书记首次公开回应歧视湖北人的言论:相信在全国各地对武汉人、湖北人的歧视都是个例,绝大部分人都会善待湖北人。

1月29日,国家卫健委的发布会上传出这样的声音:“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疾病、是病毒,而不是武汉人。

另外,一个让人欣慰的消息是,国家文旅部已经公布了191家“湖北籍游客安心入住酒店”名单,名单中包括了云南、广西、贵州、海南、广东等地的酒店。

对于自己母亲寻不到容身之处,即便情绪崩溃,但林洁仍然说:“当然能理解,人人都怕病毒扩散,我相信所有问题都能一步步解决。”

而孙熙最大的心愿,就是等春暖花开疫情消散时,离汉的人都能回家,大家一起去看城里的樱花。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人物为化名)

来源:中国新闻网 作者:杨雨奇

编辑:韩辉

Back To Top